主页 > 电玩专区 > » 正文

肝游戏累吗 阴阳师一位满级大佬的游戏态度

2019-03-02 电玩专区

阴阳师毫无疑问是一个需要肝肝肝的游戏,你会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上面吗,对待它的正确态度是什么呢,下面一起来看看吧。其实当初第一条是为了联络朋友间感情,不过他拉我入坑,又这么轻易的弃坑了,我是有点在意的...所以删掉了。

玩游戏最重要的不是为了赢而赢,如果只是为了赢,最简单的石头剪刀布明明也可以吧,何必要搞得这么复杂呢?

我一直警醒着自己。

于是,当55级个人结界突破被对面茨木一拳3w打出场之时,我默默的把结界防守里的5个达摩全部卸下,什么也不放。就算放达摩有一次我看记录还是防守成功了几次,也不知为什么。

完全弃防!

别人恶心我,我不能因为这个也像他们一样去恶心别人,我坚守着我的原则。

不就是为了一点勾玉和体力吗,既然不给,那这部分资源我就不要。

本来个人+寮的结界突破——这种资源永动机就已经非常消耗人的时间了,现在没了这份资源,把体力速度刷完就下线反倒还乐得轻松自在!

其实有些也能打的过,不过耗神和占用时间。

按道理别人挂机,那我也得挂自动打赢才是真正的赢呢。

但是手动都非常吃力,到最后不过是赢了这种...毫无意义的东西!为了那点勾玉、体力和勋章,劳心费神,真觉得自己太蠢。

特别是对于完全打不过的那种,那就不是同玩家在战斗了,而是同毛爷爷在战斗。

跟rmb战斗,我甘败下风!

所以我就不去找气了,全力避免与rmb的战斗。要知道,每次打个人结界突破我都有想删游戏的冲动。

60级的我已经半个月没打过个人突破了,寮的突破每天也就打3次过个任务。

存了点体力就开buff带带狗粮,没有了就继续存体力。反正养成游戏,我慢慢玩。

现在在一个小寮里,寮里建了一个群,有空大家聊聊天,吹吹牛,互相抱怨吐槽,发发悬赏协助,感觉也挺不错的。

比如我今天上2400的最后一场,对面兵佣无限嘲讽我,椒图、童男、金鱼保一个酒吞,而我靠蝴蝶的提速插队防守阵线。对局一直拖到了伤害提升8次,我只剩一个满血神乐了。

对面不得不点我神乐,结果2次反震全部出场,童男都没来得及复活。

像这种事情能和寮里的人吹嘘一下,总比没人说要好。

我听说网游的本质就是社交,是真的吗?

从最初的没卡用,不得已用N卡,到如今的R卡全觉醒,SR过半,两面佛一只,我觉得这个游戏,玩的久了,一切总会有的。

现在还有好多R卡想往上升呢,至于SSR呢,来了我就高兴,不来我也不生气。

最后,虽然很多人都把60级的人(包括我)叫做大佬,但我真的从来没把自己当过大佬。

我觉得金鱼姬这段话说的特别好。

大家明明都是地上的人类,怎么一点都不友好呀?明明只是打来玩玩而已,为什么要那么认真啦!

御魂八层以下,什么式神都可以上去露两手。

然而十层条件较高,大家都默认了一个阵型。

事物就是这样,当通行条件变得苛刻,就失去丰富性和多样性,转向单一和单调。

人常说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这也许从侧面反应了随着文明进步,人们的生存条件正变得容易,秀逗如我也能踉跄二十多载。如果生存条件十分苛刻,只有像贝爷那样的野外生存专家才能存活,哪能容许这么些逗比、奇葩的存在。

斗技阵容一直偏向一速,从双拉一波,到雨火,再到如今的般雪。

想赢过他们吗?可以,但方法是单一的。

从地藏童男,到返魂木魅,再到如今的镰鼬小僧青坊主全队抵抗。

为了对抗,即使不公平,没一速的玩家也必须这么上。

这样,你就看不到丰富多彩的阵型,各种有趣的搭配,斗技失去了多样性,转向单一,先手队伍互拼一速,后手队伍互相伤害。

是啊,明明只是打来玩玩而已,大家为什么要那么认真啦!明明都是地上的人类,怎么一点都不友好呀?

为什么,要互相伤害?

为什么,要把环境导向极度的单一?

这当然要问游戏策划了。

领袖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。

人们犹如风吹草动,上行下效。

若主持正义的人都是一群不公正的人,那社会是无法公正的。

人们的内心有邪恶的一面,也有善良的一面。

当环境允许,甚至引导,人们当然乐意行善。

人们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,铁面无私,严谨公正。

当环境不允许,为了生存,即使昧着良心,人们也会争先恐后的去作恶。

为什么恶象从不曾停止过呢?

为什么人会感叹世风日下呢?

也许正如量子力学所揭示的那样,事物都有不愿受束缚、由高度有序走向离散无序的本质。

也许是因为一些其他的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。

世道不正,蛮神不止。


阴阳师毫无疑问是一个需要肝肝肝的游戏,你会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上面吗,对待它的正确态度是什么呢,下面一起来看看吧。其实当初第一条是为了联络朋友间感情,不过他拉我入坑,又这么轻易的弃坑了,我是有点在意的...所以删掉了。

玩游戏最重要的不是为了赢而赢,如果只是为了赢,最简单的石头剪刀布明明也可以吧,何必要搞得这么复杂呢?

我一直警醒着自己。

于是,当55级个人结界突破被对面茨木一拳3w打出场之时,我默默的把结界防守里的5个达摩全部卸下,什么也不放。就算放达摩有一次我看记录还是防守成功了几次,也不知为什么。

完全弃防!

别人恶心我,我不能因为这个也像他们一样去恶心别人,我坚守着我的原则。

不就是为了一点勾玉和体力吗,既然不给,那这部分资源我就不要。

本来个人+寮的结界突破——这种资源永动机就已经非常消耗人的时间了,现在没了这份资源,把体力速度刷完就下线反倒还乐得轻松自在!

其实有些也能打的过,不过耗神和占用时间。

按道理别人挂机,那我也得挂自动打赢才是真正的赢呢。

但是手动都非常吃力,到最后不过是赢了这种...毫无意义的东西!为了那点勾玉、体力和勋章,劳心费神,真觉得自己太蠢。

特别是对于完全打不过的那种,那就不是同玩家在战斗了,而是同毛爷爷在战斗。

跟rmb战斗,我甘败下风!

所以我就不去找气了,全力避免与rmb的战斗。要知道,每次打个人结界突破我都有想删游戏的冲动。

60级的我已经半个月没打过个人突破了,寮的突破每天也就打3次过个任务。

存了点体力就开buff带带狗粮,没有了就继续存体力。反正养成游戏,我慢慢玩。

现在在一个小寮里,寮里建了一个群,有空大家聊聊天,吹吹牛,互相抱怨吐槽,发发悬赏协助,感觉也挺不错的。

比如我今天上2400的最后一场,对面兵佣无限嘲讽我,椒图、童男、金鱼保一个酒吞,而我靠蝴蝶的提速插队防守阵线。对局一直拖到了伤害提升8次,我只剩一个满血神乐了。

对面不得不点我神乐,结果2次反震全部出场,童男都没来得及复活。

像这种事情能和寮里的人吹嘘一下,总比没人说要好。

我听说网游的本质就是社交,是真的吗?

从最初的没卡用,不得已用N卡,到如今的R卡全觉醒,SR过半,两面佛一只,我觉得这个游戏,玩的久了,一切总会有的。

现在还有好多R卡想往上升呢,至于SSR呢,来了我就高兴,不来我也不生气。

最后,虽然很多人都把60级的人(包括我)叫做大佬,但我真的从来没把自己当过大佬。

我觉得金鱼姬这段话说的特别好。

大家明明都是地上的人类,怎么一点都不友好呀?明明只是打来玩玩而已,为什么要那么认真啦!

御魂八层以下,什么式神都可以上去露两手。

然而十层条件较高,大家都默认了一个阵型。

事物就是这样,当通行条件变得苛刻,就失去丰富性和多样性,转向单一和单调。

人常说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这也许从侧面反应了随着文明进步,人们的生存条件正变得容易,秀逗如我也能踉跄二十多载。如果生存条件十分苛刻,只有像贝爷那样的野外生存专家才能存活,哪能容许这么些逗比、奇葩的存在。

斗技阵容一直偏向一速,从双拉一波,到雨火,再到如今的般雪。

想赢过他们吗?可以,但方法是单一的。

从地藏童男,到返魂木魅,再到如今的镰鼬小僧青坊主全队抵抗。

为了对抗,即使不公平,没一速的玩家也必须这么上。

这样,你就看不到丰富多彩的阵型,各种有趣的搭配,斗技失去了多样性,转向单一,先手队伍互拼一速,后手队伍互相伤害。

是啊,明明只是打来玩玩而已,大家为什么要那么认真啦!明明都是地上的人类,怎么一点都不友好呀?

为什么,要互相伤害?

为什么,要把环境导向极度的单一?

这当然要问游戏策划了。

领袖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。

人们犹如风吹草动,上行下效。

若主持正义的人都是一群不公正的人,那社会是无法公正的。

人们的内心有邪恶的一面,也有善良的一面。

当环境允许,甚至引导,人们当然乐意行善。

人们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,铁面无私,严谨公正。

当环境不允许,为了生存,即使昧着良心,人们也会争先恐后的去作恶。

为什么恶象从不曾停止过呢?

为什么人会感叹世风日下呢?

也许正如量子力学所揭示的那样,事物都有不愿受束缚、由高度有序走向离散无序的本质。

也许是因为一些其他的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。

世道不正,蛮神不止。

非特殊说明,本文由优AG亚游平台_AG8亚游集团_官网_实力创造价值原创或收集发布,欢迎转载